<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雍正曾對哪位“宇宙第一偉人”稱:朕不知如何疼你

2016-11-14 09:14:22

來源:人民網 作者:金滿樓 選稿:郁婷藶

原標題:雍正曾對哪位“宇宙第一偉人”稱:朕不知如何疼你

年羹堯 資料圖

  本文摘自:人民網,作者:金滿樓,原題:功盡人亡:雍正登基后為何翻臉誅殺功臣年羹堯?節選

  有人說,雍正之所以上位成功,主要是隆科多和年羹堯兩個人,一內一外,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所謂“一內”,指的是隆科多利用步軍統領的職權(他當時統轄步軍五營約兩萬多兵力),封閉京城九門,讓雍正的反對派們成了甕中之鱉,同時又完全斷絕他們和外界的聯系,控制了雍正即位后京師的秩序;所謂“一外”,指的是雍正通過川陜總督年羹堯震懾并鉗制十四阿哥胤禵,穩定西北局勢,倘若胤禵舉兵造反的話,斷難通過年羹堯這一關。

  中國的古話常說,鳥盡弓藏,功盡人亡,功臣一般都是不得好死的。曾經有個浙江錢塘的舉人汪景祺,因為在仕途上混得不順利,后來便投書給年羹堯,奉承他是“宇宙之第一偉人”,說唐朝名將郭子儀等人和年大將軍相比,不過是“熒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滄溟”,還說他“制敵之奇,奏功之速”,歷史上無人可及。汪景祺的馬匹功夫很到位,捧得年羹堯心里樂開了花,于是便將他收入幕中。

  后來,汪景祺給年羹堯又上了一書,叫《功臣不可為》。他在書中說,功臣之所以難做,問題出在主子身上。那些主子既害怕別人作亂,又要依靠功臣去戡亂;但亂平后,往往又猜疑功臣,他們認為功臣既然能定亂,必然也能作亂,因此對功臣起疑懼之心;功臣得到主子的封賞后,往往會被小人嫉恨并在主子面前大肆中傷,要是功臣壯著自己的功績,在主子面前直言相諫的話,往往會被主子認為驕橫,進而怒之厭之。如此一來,“進不得盡其忠節,退不得保其身家”,功臣無論如何都要獲罪,難逃一死。

  汪景祺寫書的時候,正是年羹堯得意之時,他沒有理會汪景祺的勸告,不料后來年羹堯獲罪時這書被發現,反成了年羹堯的一大罪狀。在查抄年府的時候,偵察人員又發現了汪景祺的一首七言絕句,里面有一句說“皇帝揮毫不值錢”,把雍正氣得幾乎吐血。結果汪景祺被處斬,妻子發黑龍江給窮披甲人(軍士)為奴,五服內的族親全部革職。

  和汪景祺類似的還有個叫錢名世的人,他和年羹堯是鄉試的同年(同年中舉),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堯進京的時候,錢名世上奏說年羹堯平定青海有功,請求為之立碑。年羹堯倒霉的時候,錢名世也被連累,雍正說他的行為是文人的無恥鉆營,并親自寫了四個大字送他,曰:“名教罪人”!

  不僅如此,雍正后來還革了錢名世侍講學士的職,把他趕回老家,并命地方官特制一個寫有“名教罪人”的大匾掛在錢名世家里。更搞笑的是,雍正還讓舉人、進士出身的京官每人寫首詩諷刺錢名世,最后還非得讓錢名世親自將那些諷刺詩文編輯出版,作為宣講材料發到各地讓人學習。有個侍讀學士吳孝登詩寫得謬妄,被雍正流放在寧古塔給披甲人為奴,還有幾個人詩寫得不認真,也被革職,處罰甚至超過了錢名世。

  再說那年羹堯,也非等閑之輩,他本是漢軍鑲黃旗人,父親年遐齡曾做過工部侍郎、湖北巡撫,哥哥年希堯也曾做過工部侍郎。這些還屬平常,關鍵是年羹堯的妹妹是胤禛的側福晉,雍正即位后被封為貴妃。如此說來,年羹堯還是雍正的大舅子。不過,年羹堯雖說是標準的皇親國戚,但他本人是有真本事的。他后來雖然以軍功著稱,但他年輕的時候卻是中過進士的(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并且還做過翰林院的檢討,這是很不容易的。

  因為妹妹的這層關系,年羹堯和雍正的關系自然大不一般,他在官場上也是一帆風順,他先做四川巡撫、后升為四川總督,康熙六十年(1721年)又做上了川陜總督。康熙死后,雍正命他與接替撫遠大將軍胤禵的延信共同執掌西北軍務。由此,年羹堯和隆科多成為雍正即位后的左膀右臂,備受恩寵。

  雍正元年(1723年)十月,青海和碩特蒙古部首領羅卜藏丹津趁撫遠大將軍胤禵回京之際發動叛亂,妄圖控制青藏地區,使得本已經平靜的西北局勢再起波瀾。羅卜藏丹津的叛亂,對于剛剛上位的雍正是個不小的考驗。當然,雍正也可以像大多數建國者一樣,利用這個機會把當時對他篡位的質疑給轉移過去。于是雍正便命年羹堯接任撫遠大將軍坐鎮西寧,指揮平叛,許勝不許敗,以幫助他穩固皇位。

  年羹堯也算爭氣。經過充分的作戰準備,在雍正二年(1724年)初,年羹堯下令諸將“分道深入,搗其巢穴”。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各路大軍躍進千里,將叛軍打得落花流水,稀里嘩啦。特別是四川提督岳鐘琪(當時雍正封其為奮威將軍)更是表現神勇,他率軍一路狂追,直搗敵穴,匪首羅卜藏丹津倉皇之下,化裝成女人才得以逃脫。最后,羅卜藏丹津領著兩百多殘兵敗將投奔了準葛爾部的策妄阿拉布坦,從此一蹶不振。

  由此,“年大將軍”之威名,大江南北,人盡皆知。

  對于年羹堯的功勞(不僅僅是戰功,關鍵還是對雍正初期穩固其皇位的貢獻),雍正是看在眼里的。他曾極為肉麻的對年羹堯說:“朕實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顏對天地神明也。西寧危急之時,即一折一字恐朕心煩驚駭,委屈設法,間以閑字,爾此等用心愛我處,朕皆體得。總之你待朕之意,朕全曉得就是矣。所以你此一番心,感邀上蒼,如是應朕,方知我君臣非泛泛無因而來者也,朕實慶幸之至。”

  雍正對此時的年羹堯可謂是圣眷正濃,幾乎有過火之嫌。譬如有一次賜給年羹堯荔枝,為了保證新鮮,雍正特令驛站必須在六日內快馬送到(從京師到西安),這難免讓人想起當年唐明皇的“紅塵一騎妃子笑”的典故。至于其他的賞賜,如奇寶珍玩、珍饈美味那更是隔三差五的就送到年羹堯的軍中。除此之外,年羹堯的家人有什么事情,雍正也是關懷備至,噓寒問暖,連年羹堯的妹妹年貴妃和外甥福惠(8歲夭折)的身體狀況,雍正也常常在下發給年羹堯的手諭中特意告知。(《向康熙學習:歷史不曾心軟》,金滿樓著,河南文藝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雍正曾對哪位“宇宙第一偉人”稱:朕不知如何疼你

2016年11月14日 09:14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雍正曾對哪位“宇宙第一偉人”稱:朕不知如何疼你

年羹堯 資料圖

  本文摘自:人民網,作者:金滿樓,原題:功盡人亡:雍正登基后為何翻臉誅殺功臣年羹堯?節選

  有人說,雍正之所以上位成功,主要是隆科多和年羹堯兩個人,一內一外,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所謂“一內”,指的是隆科多利用步軍統領的職權(他當時統轄步軍五營約兩萬多兵力),封閉京城九門,讓雍正的反對派們成了甕中之鱉,同時又完全斷絕他們和外界的聯系,控制了雍正即位后京師的秩序;所謂“一外”,指的是雍正通過川陜總督年羹堯震懾并鉗制十四阿哥胤禵,穩定西北局勢,倘若胤禵舉兵造反的話,斷難通過年羹堯這一關。

  中國的古話常說,鳥盡弓藏,功盡人亡,功臣一般都是不得好死的。曾經有個浙江錢塘的舉人汪景祺,因為在仕途上混得不順利,后來便投書給年羹堯,奉承他是“宇宙之第一偉人”,說唐朝名將郭子儀等人和年大將軍相比,不過是“熒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滄溟”,還說他“制敵之奇,奏功之速”,歷史上無人可及。汪景祺的馬匹功夫很到位,捧得年羹堯心里樂開了花,于是便將他收入幕中。

  后來,汪景祺給年羹堯又上了一書,叫《功臣不可為》。他在書中說,功臣之所以難做,問題出在主子身上。那些主子既害怕別人作亂,又要依靠功臣去戡亂;但亂平后,往往又猜疑功臣,他們認為功臣既然能定亂,必然也能作亂,因此對功臣起疑懼之心;功臣得到主子的封賞后,往往會被小人嫉恨并在主子面前大肆中傷,要是功臣壯著自己的功績,在主子面前直言相諫的話,往往會被主子認為驕橫,進而怒之厭之。如此一來,“進不得盡其忠節,退不得保其身家”,功臣無論如何都要獲罪,難逃一死。

  汪景祺寫書的時候,正是年羹堯得意之時,他沒有理會汪景祺的勸告,不料后來年羹堯獲罪時這書被發現,反成了年羹堯的一大罪狀。在查抄年府的時候,偵察人員又發現了汪景祺的一首七言絕句,里面有一句說“皇帝揮毫不值錢”,把雍正氣得幾乎吐血。結果汪景祺被處斬,妻子發黑龍江給窮披甲人(軍士)為奴,五服內的族親全部革職。

  和汪景祺類似的還有個叫錢名世的人,他和年羹堯是鄉試的同年(同年中舉),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堯進京的時候,錢名世上奏說年羹堯平定青海有功,請求為之立碑。年羹堯倒霉的時候,錢名世也被連累,雍正說他的行為是文人的無恥鉆營,并親自寫了四個大字送他,曰:“名教罪人”!

  不僅如此,雍正后來還革了錢名世侍講學士的職,把他趕回老家,并命地方官特制一個寫有“名教罪人”的大匾掛在錢名世家里。更搞笑的是,雍正還讓舉人、進士出身的京官每人寫首詩諷刺錢名世,最后還非得讓錢名世親自將那些諷刺詩文編輯出版,作為宣講材料發到各地讓人學習。有個侍讀學士吳孝登詩寫得謬妄,被雍正流放在寧古塔給披甲人為奴,還有幾個人詩寫得不認真,也被革職,處罰甚至超過了錢名世。

  再說那年羹堯,也非等閑之輩,他本是漢軍鑲黃旗人,父親年遐齡曾做過工部侍郎、湖北巡撫,哥哥年希堯也曾做過工部侍郎。這些還屬平常,關鍵是年羹堯的妹妹是胤禛的側福晉,雍正即位后被封為貴妃。如此說來,年羹堯還是雍正的大舅子。不過,年羹堯雖說是標準的皇親國戚,但他本人是有真本事的。他后來雖然以軍功著稱,但他年輕的時候卻是中過進士的(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并且還做過翰林院的檢討,這是很不容易的。

  因為妹妹的這層關系,年羹堯和雍正的關系自然大不一般,他在官場上也是一帆風順,他先做四川巡撫、后升為四川總督,康熙六十年(1721年)又做上了川陜總督。康熙死后,雍正命他與接替撫遠大將軍胤禵的延信共同執掌西北軍務。由此,年羹堯和隆科多成為雍正即位后的左膀右臂,備受恩寵。

  雍正元年(1723年)十月,青海和碩特蒙古部首領羅卜藏丹津趁撫遠大將軍胤禵回京之際發動叛亂,妄圖控制青藏地區,使得本已經平靜的西北局勢再起波瀾。羅卜藏丹津的叛亂,對于剛剛上位的雍正是個不小的考驗。當然,雍正也可以像大多數建國者一樣,利用這個機會把當時對他篡位的質疑給轉移過去。于是雍正便命年羹堯接任撫遠大將軍坐鎮西寧,指揮平叛,許勝不許敗,以幫助他穩固皇位。

  年羹堯也算爭氣。經過充分的作戰準備,在雍正二年(1724年)初,年羹堯下令諸將“分道深入,搗其巢穴”。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各路大軍躍進千里,將叛軍打得落花流水,稀里嘩啦。特別是四川提督岳鐘琪(當時雍正封其為奮威將軍)更是表現神勇,他率軍一路狂追,直搗敵穴,匪首羅卜藏丹津倉皇之下,化裝成女人才得以逃脫。最后,羅卜藏丹津領著兩百多殘兵敗將投奔了準葛爾部的策妄阿拉布坦,從此一蹶不振。

  由此,“年大將軍”之威名,大江南北,人盡皆知。

  對于年羹堯的功勞(不僅僅是戰功,關鍵還是對雍正初期穩固其皇位的貢獻),雍正是看在眼里的。他曾極為肉麻的對年羹堯說:“朕實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顏對天地神明也。西寧危急之時,即一折一字恐朕心煩驚駭,委屈設法,間以閑字,爾此等用心愛我處,朕皆體得。總之你待朕之意,朕全曉得就是矣。所以你此一番心,感邀上蒼,如是應朕,方知我君臣非泛泛無因而來者也,朕實慶幸之至。”

  雍正對此時的年羹堯可謂是圣眷正濃,幾乎有過火之嫌。譬如有一次賜給年羹堯荔枝,為了保證新鮮,雍正特令驛站必須在六日內快馬送到(從京師到西安),這難免讓人想起當年唐明皇的“紅塵一騎妃子笑”的典故。至于其他的賞賜,如奇寶珍玩、珍饈美味那更是隔三差五的就送到年羹堯的軍中。除此之外,年羹堯的家人有什么事情,雍正也是關懷備至,噓寒問暖,連年羹堯的妹妹年貴妃和外甥福惠(8歲夭折)的身體狀況,雍正也常常在下發給年羹堯的手諭中特意告知。(《向康熙學習:歷史不曾心軟》,金滿樓著,河南文藝出版社出版)

吉林快三历史最大遗漏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