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婦女抗日救亡團體的活動

2016-9-28 09:45:08

來源:上海檔案信息網 選稿:郁婷藶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侵略軍大舉進攻上海,廣大婦女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投入各項抗敵后援工作,活躍在抗日救亡戰線上,為民族解放事業作出了貢獻。當時的婦女抗日救亡活動,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建立婦女抗日救亡組織。上海的婦女們認識到只有在集體的行動中才能發揮抗敵的力量;更認識到,只有加入組織,個人的安全才能有保障。因此,抗戰開始后,上海各界婦女組織的抗戰團體如雨后春筍,吸引了許多婦女前來參加。原有的婦女團體,為適應形勢,也改變了機構的性質,以抗戰服務為宗旨,共同為救亡貢獻自己的力量。在各類婦女團體中,以何香凝領導的中國婦女慰勞自衛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規模最大,參加該會的團體有二十一個。此外,還有由屠坤范等發起的上海婦女戰時服務團,陸禮華主持的婦女運動促進會,朱素萼組織的上海婦女國防會,吳佩蘭的青年婦女戰時服務團,李秋君的女子書畫會,錢惠英的上海市婦女救亡協會,田淑君的中華婦女互助會,以及上海女子同盟會、上海婦女雜志社等,都積極從事抗日救亡工作。

  二、文化活動與宣傳教育。上海淪陷以后,在上海出版的婦女刊物有《婦女生活》、《戰時婦女》、《上海婦女》、《婦女界》等多種,這些刊物及時報道戰事進展,向婦女進行宣傳教育,動員她們投入抗戰,也是抗戰輿論喉舌的重要組成部分。掃除婦女文盲的工作,也普遍開展。女青年會勞工部的女工補習教育,辦得最有成績,成為增強婦女意志、武裝婦女頭腦的學校。女青年會全國協會應無線電臺之約,每星期二下午六時至六時半支持婦女問題專題節目,播講的內容有:“抗戰中上海婦女的工作”、“戰時家庭婦女的任務”、“戰時的婦女生產活動”、“民國以來婦女革命貢獻”等,對宣傳和動員婦女參加抗日救亡工作起來相當大的作用。上海婦女運動促進會也做了大量的文字宣傳、口頭宣傳、播音宣傳等工作。文字宣傳由蔣逸霄負責,從圖畫壁報做起,引起人們的注意。一張壁報貼出,可以使萬頭攢動。關于重要的報道,一般都是從當天的日報上剪下來,加上明顯的標題或作些美術加工,使之更加醒目,更易吸引讀者。口頭宣傳,主要對象是難民收容所里數以千百計的難民和分散在各里弄的婦女,宣傳內容主要解釋全面抗戰的意義,估計抗日戰爭的前途,鼓勵她們投入抗日救亡運動。對于集中在一起的用演講的方式,不能集中在一起的用談話的方式分頭進行。播音宣傳的面更大,遠遠超出上海市。主講人王汝琪還主持訓練了一批宣傳員,收到很好的宣傳效果。

  三、戰地服務。抗戰爆發以后,上海婦女界除了在后方做大量工作以外,還直接奔赴前線服務。胡蘭畦組織的勞動婦女戰地服務團,團員有任秀棠、胡瑞英、秦秋谷、李亞芬、柳秀娟、張定寶、鄭蕙珍、李惠英、金敏玉、龔琦瑋等、她們脫去旗袍,穿上短裝,雄赳赳地奔赴前線,為部隊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一九三七年十月五日,上海革命婦女團體領袖史良等在蜀腴川菜館為她們踐行,說了許多熱情鼓勵的話。奔赴前線前,她們還特地去看望了何香凝先生。何香凝先生告誡她們說,到前線去是為了抗敵救國,就是要犧牲自己,特別要犧牲戀愛。臨走時,何先生把她們送到樓梯口,像慈母一樣握住她們的手說;“蘭畦,一定要犧牲戀愛呵!”胡蘭畦組織的勞動戰地服務團,她們在前線的主要工作第一就是慰問受苦的百姓,第二宣傳抗日意義,第三組織民眾、發動民眾協助軍隊抗戰,第四就是調查軍風紀。

  四、慰勞與救護。上海各婦女團體鼓勵廣大婦女同胞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抗日作貢獻。中國婦女慰勞自衛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在后方設立了二十六七個救護訓練班,受訓練的人數字一千二三百左右。她們組織了縫紉隊、難民教育管理隊、傷兵醫院洗衣隊等。在這個婦女抗日救亡團體里,不管是領導人何香凝,還是她家里的親戚和小孩,每個會員都熱血沸騰,沉浸在為傷兵服務之中,如撕繃帶,卷繃帶,縫慰勞袋、裝置,收集送來的招募品,送出慰勞品,抄寫文稿,收發信件等等。陸禮華支持的婦女運動促進會,除募得棉背心一萬件外,還募有大批草鞋原料,制成草鞋十三萬雙。婦女界還開展了獻金運動,中國婦女慰勞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僅常務委員等為數不多的數十人,就捐得二萬三千元,還常常收到姐妹們捐獻的金銀首飾。何香凝的六歲外孫女也獻出了她的小金戒指。上海婦女還把一九三七年九月五日定為首次獻金的日期。那天,各婦女團體的代表、幾乎都跑到女子銀行去獻金,劉王立明獻出了自己的金鐲、鉆戒,張湘紋獻出了二十件金銀器皿,何香凝獻出了五十元銀洋,田淑君獻出了金銀器等,還有許多無名英雄都投身于這一捐獻熱潮。

  五、搶救和教育難民。上海婦女戰時服務團舉辦了兩個難民收容所,一個在膠州路金科小學,另一個在小沙渡路(現西康路)立德小學,共收容難民二百六十多人。西愛咸斯路(現永嘉路)中西第二小學第九十二婦孺難民收容所是女青年協會、上海女青年會及中國婦女聯合舉辦的,辦事人員多半是會里的干事,對于組織及管理難民非常嚴密,同時特別注意對難民的健康及教育,病房醫療設備齊全,把全體難民分成幼年、青年、成年三大班,分別施以教育,成績頗為可觀。

  抗戰中,上海婦女和男子一樣,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在上海婦女運動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一頁。

上一篇稿件

上海婦女抗日救亡團體的活動

2016年9月28日 09:45 來源:上海檔案信息網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侵略軍大舉進攻上海,廣大婦女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投入各項抗敵后援工作,活躍在抗日救亡戰線上,為民族解放事業作出了貢獻。當時的婦女抗日救亡活動,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建立婦女抗日救亡組織。上海的婦女們認識到只有在集體的行動中才能發揮抗敵的力量;更認識到,只有加入組織,個人的安全才能有保障。因此,抗戰開始后,上海各界婦女組織的抗戰團體如雨后春筍,吸引了許多婦女前來參加。原有的婦女團體,為適應形勢,也改變了機構的性質,以抗戰服務為宗旨,共同為救亡貢獻自己的力量。在各類婦女團體中,以何香凝領導的中國婦女慰勞自衛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規模最大,參加該會的團體有二十一個。此外,還有由屠坤范等發起的上海婦女戰時服務團,陸禮華主持的婦女運動促進會,朱素萼組織的上海婦女國防會,吳佩蘭的青年婦女戰時服務團,李秋君的女子書畫會,錢惠英的上海市婦女救亡協會,田淑君的中華婦女互助會,以及上海女子同盟會、上海婦女雜志社等,都積極從事抗日救亡工作。

  二、文化活動與宣傳教育。上海淪陷以后,在上海出版的婦女刊物有《婦女生活》、《戰時婦女》、《上海婦女》、《婦女界》等多種,這些刊物及時報道戰事進展,向婦女進行宣傳教育,動員她們投入抗戰,也是抗戰輿論喉舌的重要組成部分。掃除婦女文盲的工作,也普遍開展。女青年會勞工部的女工補習教育,辦得最有成績,成為增強婦女意志、武裝婦女頭腦的學校。女青年會全國協會應無線電臺之約,每星期二下午六時至六時半支持婦女問題專題節目,播講的內容有:“抗戰中上海婦女的工作”、“戰時家庭婦女的任務”、“戰時的婦女生產活動”、“民國以來婦女革命貢獻”等,對宣傳和動員婦女參加抗日救亡工作起來相當大的作用。上海婦女運動促進會也做了大量的文字宣傳、口頭宣傳、播音宣傳等工作。文字宣傳由蔣逸霄負責,從圖畫壁報做起,引起人們的注意。一張壁報貼出,可以使萬頭攢動。關于重要的報道,一般都是從當天的日報上剪下來,加上明顯的標題或作些美術加工,使之更加醒目,更易吸引讀者。口頭宣傳,主要對象是難民收容所里數以千百計的難民和分散在各里弄的婦女,宣傳內容主要解釋全面抗戰的意義,估計抗日戰爭的前途,鼓勵她們投入抗日救亡運動。對于集中在一起的用演講的方式,不能集中在一起的用談話的方式分頭進行。播音宣傳的面更大,遠遠超出上海市。主講人王汝琪還主持訓練了一批宣傳員,收到很好的宣傳效果。

  三、戰地服務。抗戰爆發以后,上海婦女界除了在后方做大量工作以外,還直接奔赴前線服務。胡蘭畦組織的勞動婦女戰地服務團,團員有任秀棠、胡瑞英、秦秋谷、李亞芬、柳秀娟、張定寶、鄭蕙珍、李惠英、金敏玉、龔琦瑋等、她們脫去旗袍,穿上短裝,雄赳赳地奔赴前線,為部隊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一九三七年十月五日,上海革命婦女團體領袖史良等在蜀腴川菜館為她們踐行,說了許多熱情鼓勵的話。奔赴前線前,她們還特地去看望了何香凝先生。何香凝先生告誡她們說,到前線去是為了抗敵救國,就是要犧牲自己,特別要犧牲戀愛。臨走時,何先生把她們送到樓梯口,像慈母一樣握住她們的手說;“蘭畦,一定要犧牲戀愛呵!”胡蘭畦組織的勞動戰地服務團,她們在前線的主要工作第一就是慰問受苦的百姓,第二宣傳抗日意義,第三組織民眾、發動民眾協助軍隊抗戰,第四就是調查軍風紀。

  四、慰勞與救護。上海各婦女團體鼓勵廣大婦女同胞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抗日作貢獻。中國婦女慰勞自衛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在后方設立了二十六七個救護訓練班,受訓練的人數字一千二三百左右。她們組織了縫紉隊、難民教育管理隊、傷兵醫院洗衣隊等。在這個婦女抗日救亡團體里,不管是領導人何香凝,還是她家里的親戚和小孩,每個會員都熱血沸騰,沉浸在為傷兵服務之中,如撕繃帶,卷繃帶,縫慰勞袋、裝置,收集送來的招募品,送出慰勞品,抄寫文稿,收發信件等等。陸禮華支持的婦女運動促進會,除募得棉背心一萬件外,還募有大批草鞋原料,制成草鞋十三萬雙。婦女界還開展了獻金運動,中國婦女慰勞抗戰將士會上海分會僅常務委員等為數不多的數十人,就捐得二萬三千元,還常常收到姐妹們捐獻的金銀首飾。何香凝的六歲外孫女也獻出了她的小金戒指。上海婦女還把一九三七年九月五日定為首次獻金的日期。那天,各婦女團體的代表、幾乎都跑到女子銀行去獻金,劉王立明獻出了自己的金鐲、鉆戒,張湘紋獻出了二十件金銀器皿,何香凝獻出了五十元銀洋,田淑君獻出了金銀器等,還有許多無名英雄都投身于這一捐獻熱潮。

  五、搶救和教育難民。上海婦女戰時服務團舉辦了兩個難民收容所,一個在膠州路金科小學,另一個在小沙渡路(現西康路)立德小學,共收容難民二百六十多人。西愛咸斯路(現永嘉路)中西第二小學第九十二婦孺難民收容所是女青年協會、上海女青年會及中國婦女聯合舉辦的,辦事人員多半是會里的干事,對于組織及管理難民非常嚴密,同時特別注意對難民的健康及教育,病房醫療設備齊全,把全體難民分成幼年、青年、成年三大班,分別施以教育,成績頗為可觀。

  抗戰中,上海婦女和男子一樣,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在上海婦女運動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一頁。

吉林快三历史最大遗漏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