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李鴻章是"科技控":引高科技多次開創國內先例

2015-7-2 08:36:05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選稿:朱恬

原標題: 李鴻章是“科技控”:引高科技多次開創國內先例

  核心提示:除了飲食外,李鴻章的個人愛好是對“新玩意”極其感興趣,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科技迷”。哈佛大學學術泰斗費正清主編的《劍橋晚清史》說:當李鴻章和他的淮軍乘著從英國商行租來的輪船通過太平軍控制區沿長江順流而下時,他在船上待了3天,因而有機會思考西方技術的價值。

  李鴻章 資料圖

  本文摘自:中新網,作者:佚名,原題為:《“科技控”李鴻章:做事愛沾個洋氣》

  愛抽煙但不愛鴉片

  李鴻章愛抽煙。有人說他愛抽水煙。但是從他在天津拍的照片來看,他茶幾上放的是旱煙。有照為證。

  李鴻章喜歡抽煙,痰就多。“地球人都知道”他的這個毛病。他每到一個國家,人家就為他特別準備一個痰盂。馬關談判時伊藤博文就想到了這個細節。有圖為證。

  他一直為“多痰”所困。仔細觀察李鴻章的服飾,你會發現在他的腰部有一個小錦袋。那是錦囊妙計袋嗎?美國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揭穿了這個秘密:(李鴻章的)“補褂外面,齊腰系著一根皮制腰帶,上面掛著錢包和一些小袋,袋子里裝著他的扇子、鼻煙,以及諸如此類。有一只袋子裝的是一個袖珍痰罐,他不時地伸手取過來向里面吐痰(總督大人清理喉嚨和鼻竇時所發出的嘰里咕嚕的聲音,聞之者無不后脊梁發冷)。”都怪那時候科學不發達,我們的總督大人不知道“抽煙危害健康”。

  當時西方發達國家在正式場合,特別是有女賓在場的情況下是不抽煙的。李鴻章不管,這個老煙槍到哪兒都愛吞云吐霧。精明的比利時國王討厭他抽煙,但是為了“銷售”比利時槍炮,人家靈機一動說:“李總督不在此列。”說的時候,國王臉不紅心不跳。俄國人就沒有這么好的修養,俄國財政大臣維特看到李鴻章抽煙吐痰,當時不便發作,晚上回來全記了下來。后來,這個俄國的“中國通”在自己的回憶錄中狠狠地“直筆”了一下李鴻章這個惡習:“用過茶點,我問李鴻章是否想吸煙。他于是喊了一聲,頗有點像馬的嘶叫。兩個中國人立刻從隔壁屋子里跑來,一個拿著一個水煙袋,另一個拿著煙草,于是開始吸煙的儀式。李鴻章靜坐著吞云吐霧,他的侍者們很肅敬地替他點煙,端著煙袋,從他的口里拿出來,又放回去。很顯然,李鴻章是想拿這種種隆重的排場來使我對他的尊嚴有一個深刻的印象。不過在我這方面,我也使他相信,我對于所有這些排場絲毫沒有在意。”

  李鴻章雖然抽煙,但是他對鴉片十分不感冒。據說咱們的翻譯家嚴復不知道回避,他在北洋水師學堂教書的時候經常吸食鴉片,搞得這個文職軍官萎靡不振,為此他經常受到李鴻章的痛斥。

  于私于公,他都反對鴉片。《倫敦每日新聞》曾有報道:李鴻章1894年8月27日會見世界禁煙聯盟執行秘書英國人亞歷山大時:“……他以最強勁的語言聲稱,中國政府一如既往地強烈反對鴉片貿易。這種貿易是列強通過戰爭強加給中國的,中國政府根據條約不得以允許印度鴉片進入大陸……李總督最后明確宣稱:‘你們也許明白,如果你們停止毒害我的人民,我們就會立即禁止他們獲得鴉片。’我(約瑟夫)告訴他,英國議會已經通過投票,將指定一個專門委員會來華調查鴉片是否真的像有人指控的那樣有害時,他氣憤地回答:‘荒謬絕倫!’似乎十分的憤怒和蔑視,緩和了一下語氣又說:‘任何人都知道,鴉片是有害的。’當我起身告辭時,他仍很善意地用熱情的語言贊揚了英國公民為使中國擺脫鴉片所表現出來的仁慈。”

  因為牙齒不好,年邁的李鴻章飲食多以“燉菜”為主。《紐約時報》報道中透露說:“李吃了燕窩、魚翅、烤雞、炒飯。”“當他被問及:‘你所稱的適量飲食對一位清國的政治家意味著什么呢?’這位發言人說:‘是指魚翅、燕窩、烤雞和炒飯,這也是今晚總督所吃的。他每頓飯幾乎都這么吃,他的生活極為簡單。’”

  愛好“新玩意”

  除了飲食外,李鴻章的個人愛好是對“新玩意”極其感興趣,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科技迷”。哈佛大學學術泰斗費正清主編的《劍橋晚清史》說:當李鴻章和他的淮軍乘著從英國商行租來的輪船通過太平軍控制區沿長江順流而下時,他在船上待了3天,因而有機會思考西方技術的價值。李鴻章從上海不斷地寫信給曾國藩,贊揚外國軍隊遵守紀律和外國槍炮的巨大破壞力。他在評論一次戰役時說,“洋兵數千槍炮并發,所當輒靡。其落地開花炸彈真神技也!”

  他迷“高新科技”可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窮其一生的愛好。如果有心之人對他的奏折稍加整理,那就是一篇科技論文。李鴻章曾寫過一份中國最早的科普文章——“蒸汽動力運轉奏折”:“鏇木、打眼、絞鏍旋、鑄彈諸機器,皆綰于汽爐,中盛水而下熾炭,水沸氣滿,開竅由銅喉達入氣筒,筒中絡一鐵柱,隨氣升降俯仰,拔動鐵輪,輪綰皮帶,系繞軸心,彼此連綴,輪轉則帶旋,帶旋則機動,僅資人力以發縱,不靠人力之運動。”在那個“科盲”時代,這樣的“科普”奏折算是鳳毛麟角了。

  李鴻章的這個愛好,一定為他贏得不少“實利”。當時朝廷因為知道他“識貨”、“懂行”,很多公務采購大單都讓他經手辦理。據說他在天津的住處周圍就像一個喧鬧的萬國商會,各色人等都來推銷:德國的炮、英國的船、美國的西洋參、荷蘭的船運等等。如果真像某些人說的,他的財產等于現在的10億人民幣,那么,這中間有不少應該來自于這些“交易中介費”。他不收有人也會代收,此事古難全。

  李鴻章愛好“科技產品”的故事一籮筐,如某年某月李到英國,對英國的一架縫紉機看呆了,李老不惜重金,給老太后購回一臺!某年某月李老坐到剛發明的X光機上拍了張照片,成了中國第一個使用X光設備的人。

  “科技迷”李鴻章還是個“克虜伯大炮迷”。1866年7月27日,中國代表團參觀了克虜伯。李鴻章接到報告:“他(克虜伯的創始人阿爾費雷德·克虜伯)熱情、好客,不像英國人、法國人那樣藐視我們的長衫、馬褂和長辮,他彬彬有禮地用盛宴款待我們這些中國人!”

  1871年,李鴻章一口氣向克虜伯買下了328門各種口徑的大炮,布防在大沽口、北塘、山海關等炮臺,首先穩固北京城的防務安全。

  看他1874年的奏折,這個“克虜伯大炮迷”對克虜伯后膛炮相當精到:“后膛裝藥槍炮最為近時利器。查格林炮一宗不能及遠,僅可為守營墻護大炮之用。惟德國克虜伯四磅鋼炮可以命中致遠,質堅體輕,用馬拖拉,行走如飛,現在俄德英法各國平地戰陣皆以此器為最利,陸軍炮隊專用此種,所需子彈之價格與炮價相等。”對克虜伯大炮的偏愛,使李鴻章在1877年率先于淮軍中裝備了19個炮營,共有克虜伯大炮114門。每營有正勇144名,有克虜伯四磅后膛鋼炮6門、馬150匹、車19輛。一不小心,李鴻章又成了中國炮兵的鼻祖。

  1877年春,阿爾弗雷德·克虜伯同意了李鴻章的要求,第一批中國留學生卞長勝、查連標等7人到德國埃森接受免費培訓。

  在克虜伯的暗示下,中國軍事代表團與德國甫自德軍艦廠家簽了北洋水師的“定遠”、“鎮遠”、“濟遠”艦的建造合同。之所以選擇這家軍艦廠,主要原因是李鴻章認為該廠生產的軍艦配有克虜伯的龍骨、護甲鋼板厚度和艦面的30.5毫米的克虜伯雙管巨炮。

  1886年8月,“定遠”、“鎮遠”、“濟遠”從德國千里迢迢遠航歸隊威海衛。

  1888年12月17日,北洋海軍正式成立。在成立慶典上,李鴻章和前來祝賀的克虜伯特使一起走向戰艦旁,指著“定一”、“定二”等魚雷艇說:“結識克虜伯先生是我一生莫大的榮幸,12年前他贈送我多個火車模型,今天,又是他幫我們的駐德公使(李鳳苞)和留學生得到魚雷德磷銅秘煉之法,使我北洋的軍力大增啊!”克虜伯在1877年到1896年之間共得到了清政府約2000門大炮的訂單。

  1896年,李鴻章到了德國克虜伯炮廠。克虜伯人熱情地接待了這個公司幾十年的大主顧,還為他專門出了一套紀念冊。第二天,克虜伯親自陪著李鴻章去梅噴射擊場看望中國留學生。李鴻章對留學生們說:“克虜伯新式大炮最為精奧,只要苦心研究,操練、演放、修整諸事趕緊苦學,必得其秘。中國沿海南至瓊州,北至營口,具有建置御敵之炮臺。我之老矣,不能效力國家,將來伐謀制敵、御侮保國之重任皆落諸位雙肩!”

  愛交洋朋友

  李鴻章的這個“科技迷”特質又引出了他的另外一個特征:愛沾個洋氣。

  晚清時代,皇家貴族愛沾個仙氣,大臣清流們愛沾個清氣,李鴻章不!這人眼睛向外看,做事兒愛沾個洋氣:人家讓子女學八股文,他卻在家里請來美國駐天津領事館的畢德格在家教兒子習洋文:“公子伯行(李經方)從之習英文,”“季皋(李經邁)朝夕與游,亦從問學。”不但孩子學,他自己也學。《李鴻章家族》里說:(畢德格)“還為他(李鴻章)用中文朗讀了不下八百部英文、法文和德文的書籍,使李鴻章對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一切,都不再生疏。很難設想,當時中國還有哪一位高官像李鴻章這樣,用這樣的方式讀了如此豐富的外國書籍!”這是大事兒,小事上,就連女兒孩子的喂奶問題,李鴻章也在信中這樣吩咐:“乳姆既可,啜食一年后,照西法喂牛乳。”

  最有意思的是李鴻章辦西醫院:1878年的冬天,他的夫人突發病癥,郎中說是中風,外邪入侵導致半身不遂。吃了不知多少服藥,然病就是不見好。無奈之下,李鴻章讓英國傳教士馬根濟博士來府一試。6天中,馬根濟大夫采用了“手搖電機診治法”,終于挽回了李夫人的性命。李鴻章從此開始相信西醫,由興趣竟引申出了一個想法——能不能在天津建一所西醫醫院?他開始做天津的官僚士紳工作,甚至安排了一場由馬大夫操刀的“手術秀”。當一個比拳頭還大的頸部腫瘤被馬大夫順利摘除時,官紳們都嘖嘖稱奇。在李的積極倡導下,社會人士募集了六千銀兩,再加上他親自捐贈的四千兩,共計一萬兩銀子。光緒六年(1880)十一月一日,新建醫院正式落成,即后來的馬大夫紀念醫院。《天津通志》有這樣的記錄:這是近代中國第一所規模完整的私立西醫醫院。

  這樣的事兒還有很多:李鴻章在江南制造總局里辦“翻譯處”,送幼童進美國學校,在自己的身邊安排數十位洋員,重用三個“海歸派”:馬建忠、羅豐祿和伍廷芳。聘用外國人作幕友,任用外國人作顧問、教習、海軍軍官、艦長、倉庫管理員、制造局幫辦、軍事教習,甚至他的外交談判代表。李鴻章的幕僚里有大量的洋員。其中最突出的有兩人:德國人德璀琳和美國人畢德格,德璀琳是工商企業中的外國人聯絡官。畢德格則負責管理在北洋海軍任職的外國人員并總管外國人。以地域和語言為基準,他們兩人之間還有一個不太嚴格的分工:德璀琳支配著在李鴻章手下任職的歐洲人,畢德格則吸引著美國人,有時還有英國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李鴻章是"科技控":引高科技多次開創國內先例

2015年7月2日 08:36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 李鴻章是“科技控”:引高科技多次開創國內先例

  核心提示:除了飲食外,李鴻章的個人愛好是對“新玩意”極其感興趣,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科技迷”。哈佛大學學術泰斗費正清主編的《劍橋晚清史》說:當李鴻章和他的淮軍乘著從英國商行租來的輪船通過太平軍控制區沿長江順流而下時,他在船上待了3天,因而有機會思考西方技術的價值。

  李鴻章 資料圖

  本文摘自:中新網,作者:佚名,原題為:《“科技控”李鴻章:做事愛沾個洋氣》

  愛抽煙但不愛鴉片

  李鴻章愛抽煙。有人說他愛抽水煙。但是從他在天津拍的照片來看,他茶幾上放的是旱煙。有照為證。

  李鴻章喜歡抽煙,痰就多。“地球人都知道”他的這個毛病。他每到一個國家,人家就為他特別準備一個痰盂。馬關談判時伊藤博文就想到了這個細節。有圖為證。

  他一直為“多痰”所困。仔細觀察李鴻章的服飾,你會發現在他的腰部有一個小錦袋。那是錦囊妙計袋嗎?美國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揭穿了這個秘密:(李鴻章的)“補褂外面,齊腰系著一根皮制腰帶,上面掛著錢包和一些小袋,袋子里裝著他的扇子、鼻煙,以及諸如此類。有一只袋子裝的是一個袖珍痰罐,他不時地伸手取過來向里面吐痰(總督大人清理喉嚨和鼻竇時所發出的嘰里咕嚕的聲音,聞之者無不后脊梁發冷)。”都怪那時候科學不發達,我們的總督大人不知道“抽煙危害健康”。

  當時西方發達國家在正式場合,特別是有女賓在場的情況下是不抽煙的。李鴻章不管,這個老煙槍到哪兒都愛吞云吐霧。精明的比利時國王討厭他抽煙,但是為了“銷售”比利時槍炮,人家靈機一動說:“李總督不在此列。”說的時候,國王臉不紅心不跳。俄國人就沒有這么好的修養,俄國財政大臣維特看到李鴻章抽煙吐痰,當時不便發作,晚上回來全記了下來。后來,這個俄國的“中國通”在自己的回憶錄中狠狠地“直筆”了一下李鴻章這個惡習:“用過茶點,我問李鴻章是否想吸煙。他于是喊了一聲,頗有點像馬的嘶叫。兩個中國人立刻從隔壁屋子里跑來,一個拿著一個水煙袋,另一個拿著煙草,于是開始吸煙的儀式。李鴻章靜坐著吞云吐霧,他的侍者們很肅敬地替他點煙,端著煙袋,從他的口里拿出來,又放回去。很顯然,李鴻章是想拿這種種隆重的排場來使我對他的尊嚴有一個深刻的印象。不過在我這方面,我也使他相信,我對于所有這些排場絲毫沒有在意。”

  李鴻章雖然抽煙,但是他對鴉片十分不感冒。據說咱們的翻譯家嚴復不知道回避,他在北洋水師學堂教書的時候經常吸食鴉片,搞得這個文職軍官萎靡不振,為此他經常受到李鴻章的痛斥。

  于私于公,他都反對鴉片。《倫敦每日新聞》曾有報道:李鴻章1894年8月27日會見世界禁煙聯盟執行秘書英國人亞歷山大時:“……他以最強勁的語言聲稱,中國政府一如既往地強烈反對鴉片貿易。這種貿易是列強通過戰爭強加給中國的,中國政府根據條約不得以允許印度鴉片進入大陸……李總督最后明確宣稱:‘你們也許明白,如果你們停止毒害我的人民,我們就會立即禁止他們獲得鴉片。’我(約瑟夫)告訴他,英國議會已經通過投票,將指定一個專門委員會來華調查鴉片是否真的像有人指控的那樣有害時,他氣憤地回答:‘荒謬絕倫!’似乎十分的憤怒和蔑視,緩和了一下語氣又說:‘任何人都知道,鴉片是有害的。’當我起身告辭時,他仍很善意地用熱情的語言贊揚了英國公民為使中國擺脫鴉片所表現出來的仁慈。”

  因為牙齒不好,年邁的李鴻章飲食多以“燉菜”為主。《紐約時報》報道中透露說:“李吃了燕窩、魚翅、烤雞、炒飯。”“當他被問及:‘你所稱的適量飲食對一位清國的政治家意味著什么呢?’這位發言人說:‘是指魚翅、燕窩、烤雞和炒飯,這也是今晚總督所吃的。他每頓飯幾乎都這么吃,他的生活極為簡單。’”

  愛好“新玩意”

  除了飲食外,李鴻章的個人愛好是對“新玩意”極其感興趣,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科技迷”。哈佛大學學術泰斗費正清主編的《劍橋晚清史》說:當李鴻章和他的淮軍乘著從英國商行租來的輪船通過太平軍控制區沿長江順流而下時,他在船上待了3天,因而有機會思考西方技術的價值。李鴻章從上海不斷地寫信給曾國藩,贊揚外國軍隊遵守紀律和外國槍炮的巨大破壞力。他在評論一次戰役時說,“洋兵數千槍炮并發,所當輒靡。其落地開花炸彈真神技也!”

  他迷“高新科技”可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窮其一生的愛好。如果有心之人對他的奏折稍加整理,那就是一篇科技論文。李鴻章曾寫過一份中國最早的科普文章——“蒸汽動力運轉奏折”:“鏇木、打眼、絞鏍旋、鑄彈諸機器,皆綰于汽爐,中盛水而下熾炭,水沸氣滿,開竅由銅喉達入氣筒,筒中絡一鐵柱,隨氣升降俯仰,拔動鐵輪,輪綰皮帶,系繞軸心,彼此連綴,輪轉則帶旋,帶旋則機動,僅資人力以發縱,不靠人力之運動。”在那個“科盲”時代,這樣的“科普”奏折算是鳳毛麟角了。

  李鴻章的這個愛好,一定為他贏得不少“實利”。當時朝廷因為知道他“識貨”、“懂行”,很多公務采購大單都讓他經手辦理。據說他在天津的住處周圍就像一個喧鬧的萬國商會,各色人等都來推銷:德國的炮、英國的船、美國的西洋參、荷蘭的船運等等。如果真像某些人說的,他的財產等于現在的10億人民幣,那么,這中間有不少應該來自于這些“交易中介費”。他不收有人也會代收,此事古難全。

  李鴻章愛好“科技產品”的故事一籮筐,如某年某月李到英國,對英國的一架縫紉機看呆了,李老不惜重金,給老太后購回一臺!某年某月李老坐到剛發明的X光機上拍了張照片,成了中國第一個使用X光設備的人。

  “科技迷”李鴻章還是個“克虜伯大炮迷”。1866年7月27日,中國代表團參觀了克虜伯。李鴻章接到報告:“他(克虜伯的創始人阿爾費雷德·克虜伯)熱情、好客,不像英國人、法國人那樣藐視我們的長衫、馬褂和長辮,他彬彬有禮地用盛宴款待我們這些中國人!”

  1871年,李鴻章一口氣向克虜伯買下了328門各種口徑的大炮,布防在大沽口、北塘、山海關等炮臺,首先穩固北京城的防務安全。

  看他1874年的奏折,這個“克虜伯大炮迷”對克虜伯后膛炮相當精到:“后膛裝藥槍炮最為近時利器。查格林炮一宗不能及遠,僅可為守營墻護大炮之用。惟德國克虜伯四磅鋼炮可以命中致遠,質堅體輕,用馬拖拉,行走如飛,現在俄德英法各國平地戰陣皆以此器為最利,陸軍炮隊專用此種,所需子彈之價格與炮價相等。”對克虜伯大炮的偏愛,使李鴻章在1877年率先于淮軍中裝備了19個炮營,共有克虜伯大炮114門。每營有正勇144名,有克虜伯四磅后膛鋼炮6門、馬150匹、車19輛。一不小心,李鴻章又成了中國炮兵的鼻祖。

  1877年春,阿爾弗雷德·克虜伯同意了李鴻章的要求,第一批中國留學生卞長勝、查連標等7人到德國埃森接受免費培訓。

  在克虜伯的暗示下,中國軍事代表團與德國甫自德軍艦廠家簽了北洋水師的“定遠”、“鎮遠”、“濟遠”艦的建造合同。之所以選擇這家軍艦廠,主要原因是李鴻章認為該廠生產的軍艦配有克虜伯的龍骨、護甲鋼板厚度和艦面的30.5毫米的克虜伯雙管巨炮。

  1886年8月,“定遠”、“鎮遠”、“濟遠”從德國千里迢迢遠航歸隊威海衛。

  1888年12月17日,北洋海軍正式成立。在成立慶典上,李鴻章和前來祝賀的克虜伯特使一起走向戰艦旁,指著“定一”、“定二”等魚雷艇說:“結識克虜伯先生是我一生莫大的榮幸,12年前他贈送我多個火車模型,今天,又是他幫我們的駐德公使(李鳳苞)和留學生得到魚雷德磷銅秘煉之法,使我北洋的軍力大增啊!”克虜伯在1877年到1896年之間共得到了清政府約2000門大炮的訂單。

  1896年,李鴻章到了德國克虜伯炮廠。克虜伯人熱情地接待了這個公司幾十年的大主顧,還為他專門出了一套紀念冊。第二天,克虜伯親自陪著李鴻章去梅噴射擊場看望中國留學生。李鴻章對留學生們說:“克虜伯新式大炮最為精奧,只要苦心研究,操練、演放、修整諸事趕緊苦學,必得其秘。中國沿海南至瓊州,北至營口,具有建置御敵之炮臺。我之老矣,不能效力國家,將來伐謀制敵、御侮保國之重任皆落諸位雙肩!”

  愛交洋朋友

  李鴻章的這個“科技迷”特質又引出了他的另外一個特征:愛沾個洋氣。

  晚清時代,皇家貴族愛沾個仙氣,大臣清流們愛沾個清氣,李鴻章不!這人眼睛向外看,做事兒愛沾個洋氣:人家讓子女學八股文,他卻在家里請來美國駐天津領事館的畢德格在家教兒子習洋文:“公子伯行(李經方)從之習英文,”“季皋(李經邁)朝夕與游,亦從問學。”不但孩子學,他自己也學。《李鴻章家族》里說:(畢德格)“還為他(李鴻章)用中文朗讀了不下八百部英文、法文和德文的書籍,使李鴻章對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一切,都不再生疏。很難設想,當時中國還有哪一位高官像李鴻章這樣,用這樣的方式讀了如此豐富的外國書籍!”這是大事兒,小事上,就連女兒孩子的喂奶問題,李鴻章也在信中這樣吩咐:“乳姆既可,啜食一年后,照西法喂牛乳。”

  最有意思的是李鴻章辦西醫院:1878年的冬天,他的夫人突發病癥,郎中說是中風,外邪入侵導致半身不遂。吃了不知多少服藥,然病就是不見好。無奈之下,李鴻章讓英國傳教士馬根濟博士來府一試。6天中,馬根濟大夫采用了“手搖電機診治法”,終于挽回了李夫人的性命。李鴻章從此開始相信西醫,由興趣竟引申出了一個想法——能不能在天津建一所西醫醫院?他開始做天津的官僚士紳工作,甚至安排了一場由馬大夫操刀的“手術秀”。當一個比拳頭還大的頸部腫瘤被馬大夫順利摘除時,官紳們都嘖嘖稱奇。在李的積極倡導下,社會人士募集了六千銀兩,再加上他親自捐贈的四千兩,共計一萬兩銀子。光緒六年(1880)十一月一日,新建醫院正式落成,即后來的馬大夫紀念醫院。《天津通志》有這樣的記錄:這是近代中國第一所規模完整的私立西醫醫院。

  這樣的事兒還有很多:李鴻章在江南制造總局里辦“翻譯處”,送幼童進美國學校,在自己的身邊安排數十位洋員,重用三個“海歸派”:馬建忠、羅豐祿和伍廷芳。聘用外國人作幕友,任用外國人作顧問、教習、海軍軍官、艦長、倉庫管理員、制造局幫辦、軍事教習,甚至他的外交談判代表。李鴻章的幕僚里有大量的洋員。其中最突出的有兩人:德國人德璀琳和美國人畢德格,德璀琳是工商企業中的外國人聯絡官。畢德格則負責管理在北洋海軍任職的外國人員并總管外國人。以地域和語言為基準,他們兩人之間還有一個不太嚴格的分工:德璀琳支配著在李鴻章手下任職的歐洲人,畢德格則吸引著美國人,有時還有英國人。

吉林快三历史最大遗漏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