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老照片喚起深情回憶 華東保育院師生共憶1949年

2014-9-19 09:38:11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楊瀟慧 選稿:賈彥

image

圖為初入上海的華東保育院工作人員合影。前排左一為范翠蘭。范翠蘭供圖

  5月4日,本報刊登了一張華東保育院的老照片,照片攝于1949年上海解放以后,幾位年輕女教師摟著一群可愛的孩子微笑合影。照片刊出后,本報熱線連續收到熱心讀者的來電來信。他們中,有已過耄耋之年的當年保育員,也有年近七旬的當年“小朋友”,還有華東保育院今日的傳承者——市立幼兒園的老師。他們不僅憶當年,講故事,還送上大量記錄那段久遠年代的老照片,提供16年前(1998年)拍下的珍貴影像資料。

  在我們看來,這個故事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但是在他們的記憶里,卻還是很新很新……

  照片人物今何在

  第一位來電人,是凌女士。她的母親范翠蘭,曾在華東保育院工作。那天見到報上照片,老人捧著細細研讀了大半天;又換了一副眼鏡將照片上的人物逐一辨認,激動地叫出不少名字。家人對她能脫口報出65年前小朋友的名字,感到驚訝不已。

  記者趕到凌女士家。范翠蘭老人今年已86歲,曾兩次中風,但精神矍鑠,一口山東普通話,思路清晰。她拿起放在床上的《解放日報》,指著照片說:“這張照片里有我班上的孩子。右邊雙手各摟著一個孩子的老師是毛巧,左邊穿白襯衫、長得眉清目秀的是音樂老師牟曉明,還有幾位的樣子我看不清。毛巧的右手邊站著的小男孩叫毛頭,是協理員鄧六金大姐的兒子;畫面最中間的短發女孩叫李小棠;第一排坐在臺階上虎頭虎腦的那個,名叫梁平波。據我所知,長大以后,他們都成了國家的棟梁。”

  之后連續來電中,有位68歲的張宇先生。他退休前是中科院上海生化所的科學家,華東保育院成立之初,他就在其中。當時他年僅3歲,名叫“大毛”。他指著當時的一張照片說:“這就是毛巧老師,她的孩子和我同時出生,她就像我的媽媽一樣,前幾年已經去世。牟曉明老師,還在。照片里的孩子都很臉熟,他們比我大一屆,應該是1945年前后出生,正中間的李小棠的妹妹李小菲是我的同班同學。在她旁邊的叫溫建華,是院長李靜一的孩子,她的妹妹溫建明是我的同學;第一排還有陳小寧,她的弟弟也是我的同學。”

  照片刊發不久,市立幼兒園打來電話,在采訪中園長賴麗芳告訴我們:“這個臺階,就在市立幼兒園里,可惜已經拆除重建了。”今天的市立幼兒園園址——建國西路629號,原是國民黨官員王耀武的宅邸。1949年6月,華東保育院進入上海后就分配到這里。為了紀念兩位創始人,市立幼兒園的兩棟新樓被命名為“靜逸樓”(李靜一)和“鎏金樓”(鄧六金),而幼兒園的主樓,則名為“華保樓”(華東保育院簡稱)。

  1949年,從青州南下上海

  記憶一旦打開,塵封往事就止不住汩汩流淌。1949年2月,20歲的山東海陽農村姑娘范翠蘭報名參加南下工作隊,在膠東行署呆了一個多月,就派往位于魯南青州大官營村的華東保育院,擔任保育員。

  華東保育院成立于1948年6月,院長是華東局秘書長魏文伯的夫人李靜一,政治協理員是華東局財委主任曾山的夫人鄧六金。老師和保育員來自各地,有做過幼教工作的,也有像范翠蘭那樣完全沒有經驗的;孩子中有不少烈士子女,大約100多人。

  范翠蘭進入華東保育院時,張宇不到3歲。他出生在臨沂,父母都是華東野戰軍的干部,保育院成立之初,他就被送了進來,與父母分離。張宇說:這樣的孩子很多,他的好友張曉衛當時才2歲多,一年前,她的父親、華東野戰軍副參謀長張元壽犧牲了,她和哥哥也被送到了華東保育院。張曉衛說:“還有羅炳坤烈士的兒子羅新安等等,我們從有記憶開始就在保育院,阿姨們對我們非常好。”

  范翠蘭回憶:“雖然日夜辛苦,但覺得是照顧革命后代,心情一直十分愉快。”

  1949年3月,保育院遷到青州城后,設在一座教堂里,保育員都住在教堂最高處。范翠蘭記得:“那時,不知道為何我整天鼻子流血不止,鄧大姐總要爬上樓來看我,一天來兩次。”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上級決定將華東保育院遷往上海。院領導決定每個工作人員帶兩三個孩子,分工負責。6月中旬,他們從青州南下,這是范翠蘭平生第一次坐火車,“座位少,我們讓孩子們睡在椅子上,我們坐在地板上。”

  坐了三天三夜,到達南京浦口,卻被告知暫時過不了江。“我們只好下車,沒有帳篷和被子,只能露宿。大人圍坐成一個圓圈,孩子們睡在中間。這樣,既能避免孩子亂跑,又能給他們擋風。”

  賴麗芳園長翻開當時的資料介紹:“后來的回憶錄中,我們知道有的老師三天三夜坐在火車上沒有睡覺,守著5個熱水瓶怕車顛碎了孩子沒水喝。”

  6月21日晚上10時多,華東保育院終于抵達上海。許多孩子的家長來車站迎接,看到孩子個個歡蹦亂跳,都熱淚盈眶。

  因為搬遷任務完成得非常圓滿,到上海后,保育院召開了慶功會,表揚了一些同志,還發了獎品,范翠蘭也拿到一支鉛筆和一本日記本。

  張宇和張曉衛都已經不記得當時的場景,他們的記憶都是從建國西路629號保育院的生活開始的。“那時候,每兩周回一次家,保育院的老師就是我的媽媽,同學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有幾次我回到家里,父母都很忙,我對他們說,我想回家了。父母都很驚訝,可那是我的真心話。”張宇說,對保育院的大部分孩子來說,保育院規律、健康、快樂的生活,最終影響了他們一生。

  照片的背后

  這些照片的保存,得益于老園長錢婉。

  “文革”期間,時任園長的錢婉被打倒,分配去鍋爐房燒水。一天,造反派扔來一只大包裹,命令她立即燒毀。錢婉打開一看,大吃一驚,竟是一大包幼兒園師生的老照片和從青州大官營時期就留下的許多手寫教案。她不動聲色,將包裹藏在鍋爐房內,每天傍晚回家時,在衣服里夾一小疊,如此螞蟻搬家般地將全部資料帶回了家。“文革”結束后,錢婉恢復原職,她將老照片分裝于兩個箱子中,歸還給幼兒園。

  “沒有錢老的保護,所有的歷史資料都會付之一炬。保育院60周年慶典上,錢老訴說了這一往事,當時在座的所有校友全體起立,向她鞠躬致謝。”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老照片喚起深情回憶 華東保育院師生共憶1949年

2014年9月19日 09:38 來源:解放日報

image

圖為初入上海的華東保育院工作人員合影。前排左一為范翠蘭。范翠蘭供圖

  5月4日,本報刊登了一張華東保育院的老照片,照片攝于1949年上海解放以后,幾位年輕女教師摟著一群可愛的孩子微笑合影。照片刊出后,本報熱線連續收到熱心讀者的來電來信。他們中,有已過耄耋之年的當年保育員,也有年近七旬的當年“小朋友”,還有華東保育院今日的傳承者——市立幼兒園的老師。他們不僅憶當年,講故事,還送上大量記錄那段久遠年代的老照片,提供16年前(1998年)拍下的珍貴影像資料。

  在我們看來,這個故事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但是在他們的記憶里,卻還是很新很新……

  照片人物今何在

  第一位來電人,是凌女士。她的母親范翠蘭,曾在華東保育院工作。那天見到報上照片,老人捧著細細研讀了大半天;又換了一副眼鏡將照片上的人物逐一辨認,激動地叫出不少名字。家人對她能脫口報出65年前小朋友的名字,感到驚訝不已。

  記者趕到凌女士家。范翠蘭老人今年已86歲,曾兩次中風,但精神矍鑠,一口山東普通話,思路清晰。她拿起放在床上的《解放日報》,指著照片說:“這張照片里有我班上的孩子。右邊雙手各摟著一個孩子的老師是毛巧,左邊穿白襯衫、長得眉清目秀的是音樂老師牟曉明,還有幾位的樣子我看不清。毛巧的右手邊站著的小男孩叫毛頭,是協理員鄧六金大姐的兒子;畫面最中間的短發女孩叫李小棠;第一排坐在臺階上虎頭虎腦的那個,名叫梁平波。據我所知,長大以后,他們都成了國家的棟梁。”

  之后連續來電中,有位68歲的張宇先生。他退休前是中科院上海生化所的科學家,華東保育院成立之初,他就在其中。當時他年僅3歲,名叫“大毛”。他指著當時的一張照片說:“這就是毛巧老師,她的孩子和我同時出生,她就像我的媽媽一樣,前幾年已經去世。牟曉明老師,還在。照片里的孩子都很臉熟,他們比我大一屆,應該是1945年前后出生,正中間的李小棠的妹妹李小菲是我的同班同學。在她旁邊的叫溫建華,是院長李靜一的孩子,她的妹妹溫建明是我的同學;第一排還有陳小寧,她的弟弟也是我的同學。”

  照片刊發不久,市立幼兒園打來電話,在采訪中園長賴麗芳告訴我們:“這個臺階,就在市立幼兒園里,可惜已經拆除重建了。”今天的市立幼兒園園址——建國西路629號,原是國民黨官員王耀武的宅邸。1949年6月,華東保育院進入上海后就分配到這里。為了紀念兩位創始人,市立幼兒園的兩棟新樓被命名為“靜逸樓”(李靜一)和“鎏金樓”(鄧六金),而幼兒園的主樓,則名為“華保樓”(華東保育院簡稱)。

  1949年,從青州南下上海

  記憶一旦打開,塵封往事就止不住汩汩流淌。1949年2月,20歲的山東海陽農村姑娘范翠蘭報名參加南下工作隊,在膠東行署呆了一個多月,就派往位于魯南青州大官營村的華東保育院,擔任保育員。

  華東保育院成立于1948年6月,院長是華東局秘書長魏文伯的夫人李靜一,政治協理員是華東局財委主任曾山的夫人鄧六金。老師和保育員來自各地,有做過幼教工作的,也有像范翠蘭那樣完全沒有經驗的;孩子中有不少烈士子女,大約100多人。

  范翠蘭進入華東保育院時,張宇不到3歲。他出生在臨沂,父母都是華東野戰軍的干部,保育院成立之初,他就被送了進來,與父母分離。張宇說:這樣的孩子很多,他的好友張曉衛當時才2歲多,一年前,她的父親、華東野戰軍副參謀長張元壽犧牲了,她和哥哥也被送到了華東保育院。張曉衛說:“還有羅炳坤烈士的兒子羅新安等等,我們從有記憶開始就在保育院,阿姨們對我們非常好。”

  范翠蘭回憶:“雖然日夜辛苦,但覺得是照顧革命后代,心情一直十分愉快。”

  1949年3月,保育院遷到青州城后,設在一座教堂里,保育員都住在教堂最高處。范翠蘭記得:“那時,不知道為何我整天鼻子流血不止,鄧大姐總要爬上樓來看我,一天來兩次。”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上級決定將華東保育院遷往上海。院領導決定每個工作人員帶兩三個孩子,分工負責。6月中旬,他們從青州南下,這是范翠蘭平生第一次坐火車,“座位少,我們讓孩子們睡在椅子上,我們坐在地板上。”

  坐了三天三夜,到達南京浦口,卻被告知暫時過不了江。“我們只好下車,沒有帳篷和被子,只能露宿。大人圍坐成一個圓圈,孩子們睡在中間。這樣,既能避免孩子亂跑,又能給他們擋風。”

  賴麗芳園長翻開當時的資料介紹:“后來的回憶錄中,我們知道有的老師三天三夜坐在火車上沒有睡覺,守著5個熱水瓶怕車顛碎了孩子沒水喝。”

  6月21日晚上10時多,華東保育院終于抵達上海。許多孩子的家長來車站迎接,看到孩子個個歡蹦亂跳,都熱淚盈眶。

  因為搬遷任務完成得非常圓滿,到上海后,保育院召開了慶功會,表揚了一些同志,還發了獎品,范翠蘭也拿到一支鉛筆和一本日記本。

  張宇和張曉衛都已經不記得當時的場景,他們的記憶都是從建國西路629號保育院的生活開始的。“那時候,每兩周回一次家,保育院的老師就是我的媽媽,同學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有幾次我回到家里,父母都很忙,我對他們說,我想回家了。父母都很驚訝,可那是我的真心話。”張宇說,對保育院的大部分孩子來說,保育院規律、健康、快樂的生活,最終影響了他們一生。

  照片的背后

  這些照片的保存,得益于老園長錢婉。

  “文革”期間,時任園長的錢婉被打倒,分配去鍋爐房燒水。一天,造反派扔來一只大包裹,命令她立即燒毀。錢婉打開一看,大吃一驚,竟是一大包幼兒園師生的老照片和從青州大官營時期就留下的許多手寫教案。她不動聲色,將包裹藏在鍋爐房內,每天傍晚回家時,在衣服里夾一小疊,如此螞蟻搬家般地將全部資料帶回了家。“文革”結束后,錢婉恢復原職,她將老照片分裝于兩個箱子中,歸還給幼兒園。

  “沒有錢老的保護,所有的歷史資料都會付之一炬。保育院60周年慶典上,錢老訴說了這一往事,當時在座的所有校友全體起立,向她鞠躬致謝。”

吉林快三历史最大遗漏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