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知青憶河南:鄭州太窮生活水平和縣城一樣

2014-5-30 09:21:23

來源:人民網 選稿:賈彥

    旗袍、夾克、中山裝、洋布長衫等,上海人的穿著引起了老百姓的圍觀,因為當時的鄭州實在太窮了,生活水平相當于一個縣城。

image

朱應照、李劍秋夫婦青年合影

    當時鄭州火車站候車廳的頂棚是用蘆葦和油毛氈搭建成的

  最好的馬路是大同路,700多米長,用水泥鋪設,全市只有40多盞路燈

  買自行車錢不夠,可以分期付款,“每月從工資里扣,叫賒銷”

  上個世紀50年代,有這么一批支援地方建設的大軍,他們辭別親人,告別繁華的上海,在一片貧瘠之地,努力耕耘,建設“第二故鄉”。

  今年85歲的朱應照,是這批支援大軍中的一員,21歲那年,他帶著年僅19歲的妻子李劍秋,從上海來到鄭州,這一支援就是60多年。在建設鄭州的過程中,揮灑了汗水和智慧,把人生中最美的時光給了鄭州。鄭州晚報記者張華/文張翼飛/圖

  穿著旗袍、夾克的上海人來到荒涼小城

  潁河南里一個普通的小院,房子有些破舊,院內種了很多蔬菜,陽光明媚,照得菜葉上的水滴晶瑩剔透。放眼望去,蔬菜和花卉交相輝映,一片綠意盎然。

  “我們院里鄰里關系不錯,環境還湊合。”標準的普通話,聽不出一點上海口音,外出歸來的朱應照拎著一個小音響,播放著流行音樂。

  跟著他來到二樓,還未進門,就聽到屋內也在播放歌曲,看來,這對老夫妻愛好一致。

  打開門,一頭銀發的李劍戴帶著眼鏡正蹲在廚房打掃衛生。

  四處打量,屋內陳設簡單,卻整齊、潔凈。夫妻倆衣著樸素,卻做工講究、干凈。

  “我老伴來鄭州時穿著旗袍,我穿著皮夾克衫,當地人還以為是哪家的公子、小姐。”說起到鄭州的經歷,朱應照記憶猶新。1950年,響應支援內地建設,夫妻倆踴躍報名,1950年9月15日,他和妻子來到鄭州,當年他21歲、她19歲,風華正茂。

  旗袍、夾克、中山裝、洋布長衫等,上海人的穿著引起了老百姓的圍觀,因為當時的鄭州實在太窮了,生活水平相當于一個縣城。

  當時的鄭州“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電話不靈”

  在朱應照寫的《我的一生》回憶錄內,詳細記錄了剛到鄭州的情形。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鄭州是一個貧窮落后、破舊不堪的小城,人口僅有十多萬,面積不到6平方公里。朱應照形容為“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電話不靈”,“無風三尺土、下雨路泥濘”。最好的馬路是大同路,只有700多米長,用水泥鋪設的。德化街是一條泥土地,解放路當時是一條臭水溝,就像當年北京的“龍須溝”一樣。全市只有40多盞路燈;手搖電話機也僅有500部,大部分是公用的。

  “騎著小毛驢去邙山,回來屁股疼幾天。”那時,朱應照和同伴去黃河岸邊玩,可是沒有公交車,只有人力黃包車和三輪車,一群年輕人圖新鮮,雇了小毛驢,當時騎得很高興,沒想到回來屁股疼了好幾天。

  鄭州火車站雖然是京漢與隴海兩大鐵路要道,但那時車站候車廳的頂棚是用蘆葦和油毛氈搭建成的,客貨車輛非常少。全市沒有多少娛樂場所,只有鄭州影劇院和大光明電影院,頂棚也是用油毛氈和蘆席搭建成的,碰到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外面不下了,里面還滴著。

  上海人愛吃米,而鄭州多面食,為了吃上大米,到了周末,跑到邙山鄉下去拿著糧票換大米,打下牙祭。

  工作出色,成功當選鄭州市首屆勞動模范

  艱苦的環境,朱應照和他的伙伴們創造出了不凡的成績。

  在來鄭州之前,朱應照在上海信和紗廠工作。

  在上海市委發出工廠內遷支援內地建設的號召后,信和紗廠將5000枚紗錠遷到河南,因為鄭州是交通要道,棉花集散之地,原材料供應充足,運輸便利,成本較低。

  工廠起名為鄭州信和紗廠,從上海遷到內地,除了帶來的5000紗錠紡紗設備,還有數百名職工。

  到鄭州不久,朱應照任鄭州信和紗廠黨支部副書記,工會常務副主席。

  回憶往事,朱應照特別懷念當時的民風淳樸,“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黨風也好,對干部要求特別嚴,不準動用公家的一張信紙、一個信封辦私事,更不能用關系為親戚朋友介紹工作或解決問題。

  1950年,因工作出色,朱應照作為鄭州信和紗廠的代表參加了鄭州市首屆勞動模范和工代大會,在閉幕式上與市委、市政府領導合影。

  李劍秋也當上了信和紗廠的管理員,最后又調到鄭棉四廠擔任了細紗車間的輸搬工長,并曾在河南紡織干校速成班進修初中文化知識,拿到了初中畢業證書。

  60多年前鄭州就出現“分期付款”

  買房、買車、買手機錢不夠,咋辦?分期付款。這樣的方式,在60多年前的鄭州,就已經出現。

  朱應照說,剛到鄭州,全市年人均收入只有90多元,老百姓生活非常困難,有些家庭連飯都吃不飽,更別提買啥奢侈品。普通的鄭州工人每月二三十元的工資,而在鄭州的上海人,工資雖不及原來,但每月五六十元,相對當地人還是高出不少,消費水平也高。賣羊毛毯的、自行車的,都在想法吸引這群高收入群體。

  “買輛自行車,每月從工資里扣,叫賒銷。”為了工作方便,到了鄭州沒多久,花了幾十元,朱應照分期付款買了一輛自行車,德國制造,還帶后剎車;老伴又買了羊毛毯,直到現在,毛毯還一直使用,質量非常好。

  朱應照說,新中國成立前鄭州沒有高樓大廈,也沒大型企業,經濟落后,市場蕭條。新中國成立后,從南方遷來了一些工廠企業,如鄭州信和紗廠、無錫來的新毅紗廠和黎明煙廠等,鄭州的經濟開始活躍,市場逐漸繁榮,并為國家建設和抗美援朝都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相濡以沫60多年感情含在一茶一飯

  “兩人走路一個前一個后,跟陌生人一樣。”朱應照說,李劍秋是童養媳,早在1946年,兩人就已經舉辦了婚禮。可在上海工作時,兩人保持著“陌生人”的距離,這一“習慣”,即使到了鄭州,依然保留。

  來到鄭州,同在一個廠,由于住宿條件有限,夫妻倆分別住男女宿舍,到了周末,李劍秋到男宿舍取回朱應照的臟衣服,洗干凈后再送回去,一來一去,兩人都是保持沉默。說到這兒,朱應照總結說“當時太封建了”。

  隨著歲月的流逝,當年不敢說話的小夫妻,已經攜手走過了60多個春秋,在鄭州送走了三位至親,一次次攜手相濡以沫,共同度過了人生艱難的時刻。

  李劍秋說起話來干脆利落,朱應照不緊不慢,很是溫和。朱應照說,結婚多年不吵架不打架的秘訣就是“換位思考”。朱應照在1953年前后三次大病,都是妻子不分晝夜地照顧,“我欠她的太多”。

  采訪結束時,已是中午,李劍秋燒好了飯:白米飯,一葷一素兩個菜,簡單而愜意。

  (本文摘自:大河網,作者:佚名,原題為《光陰的故事:50年代上海知青到鄭州支援揮灑青春》)

上一篇稿件

上海知青憶河南:鄭州太窮生活水平和縣城一樣

2014年5月30日 09:21 來源:人民網

    旗袍、夾克、中山裝、洋布長衫等,上海人的穿著引起了老百姓的圍觀,因為當時的鄭州實在太窮了,生活水平相當于一個縣城。

image

朱應照、李劍秋夫婦青年合影

    當時鄭州火車站候車廳的頂棚是用蘆葦和油毛氈搭建成的

  最好的馬路是大同路,700多米長,用水泥鋪設,全市只有40多盞路燈

  買自行車錢不夠,可以分期付款,“每月從工資里扣,叫賒銷”

  上個世紀50年代,有這么一批支援地方建設的大軍,他們辭別親人,告別繁華的上海,在一片貧瘠之地,努力耕耘,建設“第二故鄉”。

  今年85歲的朱應照,是這批支援大軍中的一員,21歲那年,他帶著年僅19歲的妻子李劍秋,從上海來到鄭州,這一支援就是60多年。在建設鄭州的過程中,揮灑了汗水和智慧,把人生中最美的時光給了鄭州。鄭州晚報記者張華/文張翼飛/圖

  穿著旗袍、夾克的上海人來到荒涼小城

  潁河南里一個普通的小院,房子有些破舊,院內種了很多蔬菜,陽光明媚,照得菜葉上的水滴晶瑩剔透。放眼望去,蔬菜和花卉交相輝映,一片綠意盎然。

  “我們院里鄰里關系不錯,環境還湊合。”標準的普通話,聽不出一點上海口音,外出歸來的朱應照拎著一個小音響,播放著流行音樂。

  跟著他來到二樓,還未進門,就聽到屋內也在播放歌曲,看來,這對老夫妻愛好一致。

  打開門,一頭銀發的李劍戴帶著眼鏡正蹲在廚房打掃衛生。

  四處打量,屋內陳設簡單,卻整齊、潔凈。夫妻倆衣著樸素,卻做工講究、干凈。

  “我老伴來鄭州時穿著旗袍,我穿著皮夾克衫,當地人還以為是哪家的公子、小姐。”說起到鄭州的經歷,朱應照記憶猶新。1950年,響應支援內地建設,夫妻倆踴躍報名,1950年9月15日,他和妻子來到鄭州,當年他21歲、她19歲,風華正茂。

  旗袍、夾克、中山裝、洋布長衫等,上海人的穿著引起了老百姓的圍觀,因為當時的鄭州實在太窮了,生活水平相當于一個縣城。

  當時的鄭州“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電話不靈”

  在朱應照寫的《我的一生》回憶錄內,詳細記錄了剛到鄭州的情形。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鄭州是一個貧窮落后、破舊不堪的小城,人口僅有十多萬,面積不到6平方公里。朱應照形容為“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電話不靈”,“無風三尺土、下雨路泥濘”。最好的馬路是大同路,只有700多米長,用水泥鋪設的。德化街是一條泥土地,解放路當時是一條臭水溝,就像當年北京的“龍須溝”一樣。全市只有40多盞路燈;手搖電話機也僅有500部,大部分是公用的。

  “騎著小毛驢去邙山,回來屁股疼幾天。”那時,朱應照和同伴去黃河岸邊玩,可是沒有公交車,只有人力黃包車和三輪車,一群年輕人圖新鮮,雇了小毛驢,當時騎得很高興,沒想到回來屁股疼了好幾天。

  鄭州火車站雖然是京漢與隴海兩大鐵路要道,但那時車站候車廳的頂棚是用蘆葦和油毛氈搭建成的,客貨車輛非常少。全市沒有多少娛樂場所,只有鄭州影劇院和大光明電影院,頂棚也是用油毛氈和蘆席搭建成的,碰到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外面不下了,里面還滴著。

  上海人愛吃米,而鄭州多面食,為了吃上大米,到了周末,跑到邙山鄉下去拿著糧票換大米,打下牙祭。

  工作出色,成功當選鄭州市首屆勞動模范

  艱苦的環境,朱應照和他的伙伴們創造出了不凡的成績。

  在來鄭州之前,朱應照在上海信和紗廠工作。

  在上海市委發出工廠內遷支援內地建設的號召后,信和紗廠將5000枚紗錠遷到河南,因為鄭州是交通要道,棉花集散之地,原材料供應充足,運輸便利,成本較低。

  工廠起名為鄭州信和紗廠,從上海遷到內地,除了帶來的5000紗錠紡紗設備,還有數百名職工。

  到鄭州不久,朱應照任鄭州信和紗廠黨支部副書記,工會常務副主席。

  回憶往事,朱應照特別懷念當時的民風淳樸,“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黨風也好,對干部要求特別嚴,不準動用公家的一張信紙、一個信封辦私事,更不能用關系為親戚朋友介紹工作或解決問題。

  1950年,因工作出色,朱應照作為鄭州信和紗廠的代表參加了鄭州市首屆勞動模范和工代大會,在閉幕式上與市委、市政府領導合影。

  李劍秋也當上了信和紗廠的管理員,最后又調到鄭棉四廠擔任了細紗車間的輸搬工長,并曾在河南紡織干校速成班進修初中文化知識,拿到了初中畢業證書。

  60多年前鄭州就出現“分期付款”

  買房、買車、買手機錢不夠,咋辦?分期付款。這樣的方式,在60多年前的鄭州,就已經出現。

  朱應照說,剛到鄭州,全市年人均收入只有90多元,老百姓生活非常困難,有些家庭連飯都吃不飽,更別提買啥奢侈品。普通的鄭州工人每月二三十元的工資,而在鄭州的上海人,工資雖不及原來,但每月五六十元,相對當地人還是高出不少,消費水平也高。賣羊毛毯的、自行車的,都在想法吸引這群高收入群體。

  “買輛自行車,每月從工資里扣,叫賒銷。”為了工作方便,到了鄭州沒多久,花了幾十元,朱應照分期付款買了一輛自行車,德國制造,還帶后剎車;老伴又買了羊毛毯,直到現在,毛毯還一直使用,質量非常好。

  朱應照說,新中國成立前鄭州沒有高樓大廈,也沒大型企業,經濟落后,市場蕭條。新中國成立后,從南方遷來了一些工廠企業,如鄭州信和紗廠、無錫來的新毅紗廠和黎明煙廠等,鄭州的經濟開始活躍,市場逐漸繁榮,并為國家建設和抗美援朝都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相濡以沫60多年感情含在一茶一飯

  “兩人走路一個前一個后,跟陌生人一樣。”朱應照說,李劍秋是童養媳,早在1946年,兩人就已經舉辦了婚禮。可在上海工作時,兩人保持著“陌生人”的距離,這一“習慣”,即使到了鄭州,依然保留。

  來到鄭州,同在一個廠,由于住宿條件有限,夫妻倆分別住男女宿舍,到了周末,李劍秋到男宿舍取回朱應照的臟衣服,洗干凈后再送回去,一來一去,兩人都是保持沉默。說到這兒,朱應照總結說“當時太封建了”。

  隨著歲月的流逝,當年不敢說話的小夫妻,已經攜手走過了60多個春秋,在鄭州送走了三位至親,一次次攜手相濡以沫,共同度過了人生艱難的時刻。

  李劍秋說起話來干脆利落,朱應照不緊不慢,很是溫和。朱應照說,結婚多年不吵架不打架的秘訣就是“換位思考”。朱應照在1953年前后三次大病,都是妻子不分晝夜地照顧,“我欠她的太多”。

  采訪結束時,已是中午,李劍秋燒好了飯:白米飯,一葷一素兩個菜,簡單而愜意。

  (本文摘自:大河網,作者:佚名,原題為《光陰的故事:50年代上海知青到鄭州支援揮灑青春》)

分享到

吉林快三历史最大遗漏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dl id="f3xl1"></dl></span><cite id="f3xl1"><ins id="f3xl1"><menuitem id="f3xl1"></menuitem></ins></cite>
<strike id="f3xl1"><i id="f3xl1"><del id="f3xl1"></del></i></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strike>
<span id="f3xl1"></span>
<strike id="f3xl1"></strike>
<strike id="f3xl1"><ins id="f3xl1"></ins></strike>